老汉小雪浓精h

时间:2020-02-14 08:23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但是安果却不依不饶,扭着安芸萱撒娇了一会,安芸萱却没什么反应,顿时气急,哼了一声。

“我才不要见到他,以后只要他在这里我就不回来!”

安果吼了一句,居然直接转身走了。

而安芸萱的脸色,也在这时候彻底黑了下来。
 

气氛一时有些凝重,安芸初很快追了出去,剩下我们三个。

我实在有些委屈,我从头到尾什么过分的事情都没做,怎么凭白受这么一顿嫌弃。

好在经过上次的事情过后,安芸萱对我没有那么重的偏见了。

“这丫头这些日子是越来越过分了,王晟你别往心里去。”

安颖出来打圆场,气氛顿时缓和。

不得不说,安颖离婚之后能把生意做起来,这调节气氛的本事确实厉害。

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我也有些疑惑,就算安果不喜欢我,但是上来就这么争锋相对,太刁蛮了吧。

“这两年时间,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听话了,叛逆期到了吧。”安芸萱叹了口气,语气无奈,“我平时也没时间去管教她,可能是怪我没时间陪她。”

安颖附和着点头:“平时我们都有事,的确抽不出时间……我看,还是让安果回这边住吧,让王晟去接送。”

我还没表态呢,安芸萱先开口了。

“妈,这怎么行,没看到刚才安果对王晟什么样子吗?”

安颖有些责备的语气:“都是你平时把她娇惯坏了,把她接回来住,一是能管教一下这个丫头,二来,也算是给王晟一个机会,能够让安果接受他。”

“这事就这么定了,不用多说了。”

安颖虽然已经退位,但是身上那股说一不二的气质还在,在安家有着相当的权威,安芸萱也不能说什么。

至于我,我现在在她们面前根本没有半点话语权。

安颖说完上楼了,留下我和安芸萱在下面大眼瞪小眼。

“我警告你,要是你敢对安果做任何过分的事情,我饶不了你。”

我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:“我是那样的人吗?”

安芸萱狐疑的打量了我几眼,终究没有下定论,而是给了我一把车钥匙:“以后放学你去接她。”

这天下午,我按照吩咐去接安果放学。

榕树私立高中,有名的贵族学校,一个学期的学费都是普通家庭一年的花费,一般人根本负担不起。

在校门口等了没多久,远远的就看见安果和几个男生有说有笑的过来,边上的一个黄毛似乎还和安果颇为亲密。

一见到我,安果顿时愣住,立刻变得气急败坏起来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那黄毛见状,疑惑的看着我:“你谁啊?是不是惹到我们家安果了?”

“你们家?”我觉得有些好笑,“你哪位?”

文学5200168176.jpg

“我叫徐龙,安果的男朋友。”黄毛说着,脸上带着几分桀骜不驯。

这黄毛一看就知道是个二流子,怪不得安芸初说安果最近不听话,跟这种人混在一起,能变好才怪了。

我懒得理他,直接看向安果:“走了,回家。”

徐龙顿时变得狐疑起来:“回家?你是安果的家里人?”

安果连忙辩解:“他是我家的仆人。”

我一阵错愕,怎么忽然从后爸变成仆人了。

那边安果继续看向我:“我不回去,我在附近有住的地方。”

“那房子我已经帮你退了。”

安果闻言,立马生起气来:“王晟,你有病吧!”

徐龙仿佛讨好似的,立马站到安果身前,不怀好意的看着我:“王晟?敢惹我女朋友生气,你胆子挺大啊。”

说话间,另外几个混子也朝我围了过来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我冷眼看着他们。

徐龙一阵冷笑:“你一个下人,跟主子说话就是这种态度?我今天要替安果好好教育教育你!”

话音一落,徐龙顿时出手,抬手朝我面门打来。

但是我也不是吃素的,眼疾手快,先一步抓住了他的手腕,让他的动作停在半途。

“还敢还手?”徐龙瞪大了眼睛,“给我打!”

边上几个混子顿时朝我打来,我本不想惹事,但是这都欺负到脸上来了,我也不会真的怂了。

连陈威那帮道上混的我都打过,这几个象牙塔里面的嫩草,对我完全没有威胁。

后退一步躲开,然后直接一人一巴掌,最后一脚踢在徐龙的肚子上,动作迅速,他们根本反应不过来。

本来就是放学的时候,校门口人很多,那边的保安一见到动手了,也立刻围了过来。

“你们干什么!”

保安来了,自然不能继续动手,只不过周围的学生却是一阵议论纷纷。

“那家伙是谁啊,徐龙都敢惹。”

“看样子徐龙还在他手上吃了亏,今天这面子可丢大发了。”

徐龙吃了我一脚,听到这些话,脸色顿时阴沉下来。今天这梁子算是结下了。

不过,见识了我的身手,他多少也有些忌惮。

“王晟是吧,我记住你了。”

我完全不想理他,转而看向安果:“这是安颖和安芸萱的意思,你要是有意见,自己去和她们说。”

安果虽然生气,但是也不敢忤逆安芸萱她们。

“我跟你回去就是了。”

不情不愿的上了车,我好心提醒:“那个徐龙不是什么好人,少和他接触。”

没想到,安果像是被踩到了猫尾巴,顿时炸了毛:“少用一副我爸的口吻来教育我,我不会认你的,我迟早要把你从家里赶出去!”

我的心情更恶劣了,本来好心提醒,她居然还这么说。

想了想,我冷笑起来:“你交了这么一个男朋友,安芸萱她们要是知道了,肯定会很生气吧?”

安果立马紧张起来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我笑了笑,没有再说话,开车走了。但是就是这种反应,让她越发的不安了起来。

其实我没有想干什么,就是吓吓她而已。

回了安家,其他人还没有回来,安果倒是这一路担惊受怕,等到家的时候,已经有些被自己吓到了。

“王晟,你不许跟我妈她们说,不然我饶不了你。”安果跟在我身后,一副慌张的样子。

我冷笑一声:“你求人就是这种态度?”

安果咬牙切齿的看着我:“那你想怎么样嘛!”

我意味深长的打量起她来,修长纤细的双腿,紧致柔软的腰腹,衣服隆起,里面已经含苞待放。

察觉到我的目光之后,安果似乎想到了什么,极度愤怒起来:“混蛋,你莫非是要我……”
 

安果的反应看得我一头黑线,我就那么像不怀好意的坏叔叔吗?

还没等我说话,安果就立马躲开了五米远:“你要是敢告密,我就跟我妈说你对我动手动脚,到时候你一定会死得很惨。”

我有些生气,但是这种威胁我偏偏还不能无视,只能咬牙切齿的看着她:“算你狠。”

面上认怂,但是这个妮子,我一定得找机会教训她一次。

晚上大家坐在一起吃饭,安果所有的刁蛮都收敛了起来,而且看起来,安颖似乎并不怎么喜欢安果,对她比较严厉。

见到她这副样子,我多少舒服了点。

就这么过了半个月,我天天接送安果,这妮子态度对我越发恶劣。

这天下午我又去接她,但是在校门口等了半个小时了,还是不见她出来。

打电话过去,早就被拉黑了,我干脆走了算了。

但是这时候,忽然有人走过来,敲了敲车窗。

这人穿着日式校服,也是榕树高中的学生,样子尤为可爱,但是可爱中又透着几分妩媚,日后必定又是一个祸国殃民的妖精。

“你是安果的家人吧,我是安果的同学,我叫林夕。”她看着我,脸色有些焦急,“安果放学之前就被徐龙他们几个带走了。”

“我偶然听到他们说下药什么的,安果可能会出事,你快去救她。”

看她表情不是在开玩笑,徐龙那几个的确不是什么好人。

我虽然和安果不对付,但是她毕竟是安芸萱的女儿,我不能不管。

“他们去哪儿了?”

“繁城KTV。”

得知地点,我立刻赶了过去。

另外一边,繁城KTV包厢里面,安果已经喝了不少,明显有些醉了。

徐龙和另外一个小弟在门口处,不怀好意的看着安果,眼里带着几分嬴荡。

“这臭娘们,打死都不要我碰她,非得逼我用些手段。”边说着,徐龙便拿出一小包东西,倒进了一杯水里。

边上的小弟显得有些担心:“龙哥,要是一会她那个司机王晟找过来怎么办,我们可打不过他。”

徐龙眼睛一瞪:“怕什么,他又不知道我们在哪儿。再说了,等会明哥就到了,王晟还能打得过明哥不成?”

小弟顿时有些吃惊:“三年级那个明哥?听说他在外面和道上的都有交集,在学校可是霸主之一,龙哥你居然能把他请来。”

徐龙冷笑一声:“这你就不知道了,上次他偶然见到安果,非常对他胃口,要是把安果给他舒服一下,以后他肯定会罩着我。”

小弟更吃惊了:“安果可是你的女朋友。”

徐龙顿时一副不屑的样子:“女人如衣服,这有什么。”

说着,徐龙看了一下时间:“时间也差不多了,药效发作还有一会,先给她喂下去。”

端着那杯水坐到安果身边,徐龙装出一副体贴的样子:“安果,是不是不舒服?来喝杯水吧。”

安果这会已经醉了,没有多想,直接一饮而尽,一股迷糊的感觉顿时涌了上来。

徐龙看着安果喝完,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容,而且视线还移到了安果的领口处。

她穿了一件短衫,上面第一颗扣子一件被解开,虽然年纪还小,但是里面明显有了一定的幅度,这会喝醉了无心顾及,春光一时暴露。

下面则是一条热辣短裙,笔直的双腿又白又细,让人看着就忍不住想上去摸一把。

徐龙看着,慢慢挽住了安果的腰。

要是平时,安果肯定要挣脱开了,但是现在却像是没有察觉一样,没有丝毫反应。

“这娘们倒是漂亮,一会等明哥舒服完之后,我也要好好舒服。”徐龙心里想着,目光越来越火热。

不如,先把她扒光,饱饱眼福也好。

徐龙伸出邪恶的手,直接按在安果的腿上轻轻摩挲着,慢慢往上,似乎想要解开那颗扣子,把这碍事的裤子给扒下来。

“龙哥,忍不住了?”边上小弟见状,顿时都围了过来。

徐龙嘿嘿一笑:“是有点,等明哥舒服完之后,大家伙都来尝尝。”

“这女人平时清高得很,碰都不让我碰,那咱们就一次碰个够。”

一听到这话,这些人不由露出了恶心的笑容,毕竟安果这种等级的美女,他们可没多少机会能染指。

“还是龙哥好啊。”

“对对,龙哥英明。”

他们赶紧拍着马屁。

徐龙看着安果,安果现在脸色已经逐渐开始泛红,证明药效就快要发作了,凭添了几分妩媚。

徐龙咽了咽口水,然后直接解开了安果的短衫,露出里面可爱的内衣。

内衣的包裹下,是还略显稚嫩的刺激风景。

而徐龙,显然还想更进一步。

就在这个时候,包厢门忽然被打开,我终于赶了过来。

“你们胆子挺肥啊。”我一眼就看到了安果的样子,心里顿时涌上一股怒意。

一见到是我,徐龙眼中顿时闪过一摸恐惧,但是很快又转为狠戾。

“是你啊,上次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,正好今天出口恶气。”

徐龙说着,连同一干小弟,全部不怀好意的朝我看过来。

我扫了一眼,加上徐龙一共六个,看样子都是学生,应该没什么问题。

“给我打!”

徐龙一声大吼,几个小弟顿时朝我冲过来。

我眼疾手快,抄起桌上的酒瓶,迎面砸在一个人的头上,顿时玻璃四溅,那个人也惨叫一声倒在地上。

接着,我又拿着裂开的酒瓶口子,直接捅在第二个人的肚子上,手上顿时一阵温热,直接见血。

这些都只是在学校里面横,那里见过这种场面,一见到血,全都慌了。

“王晟,你冷静点,这可是要死人的。”徐龙直接怂了,剩下几个小弟也害怕的缓缓后退。

我冷着脸,一步一步走过去,气势非常吓人,硬是没人敢拦。

等走到安果面前,看到她已经被解开的衣服,我脸色更冷了。

“衣服是你脱的?”我看着徐龙,问到。

徐龙磕磕巴巴的不敢回答,我直接抬手就一耳光,扇得他在原地转了个圈,坐到地上。

然后我抱起安果,直接朝外面走去。

只是安果的身体怎么这么烫,难道已经被下药了?
 

就在我离开后没几分钟,一个魁梧的身影走进了包间。

徐龙见到来人,顿时激动起来:“明哥,你终于来了!”

来人是三年级的薛明,正是徐龙约过来的人。

薛明见到里面的场景,发现居然一个女人都没有,顿时有些生气:“徐龙,你不是说给老子送妞过来吗,妞呢?”

徐龙鼻涕眼泪顿时飞出来了:“明哥,你还是来晚了一步,妞让人给抢走了。”

“谁连我的妞都敢抢?老子不把他屎给打出来,他现在人呢?”

徐龙赶紧摸了把鼻涕:“他叫王晟,天天都会来接安果放学,我们可以蹲他。”

……

我开车带着安果离开了KTV,但是安果现在这个样子肯定是不能回去的,我只好找了一一家小旅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