恩低喘王爷挺入(爹的你的宝贝太大) 宝贝真乖

时间:2020-02-15 16:02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 这时候,直播里开始沸腾起来,有不少人起哄,说要是拍到她脱内内,就刷大金人、刷跑车之类。

文学

当然,很快他们就如愿以偿了,崔寡妇故意用最诱人的方式缓缓将裤子脱下,然后蹲下去。

顿时,礼物飞一般的飘起来,评论区更是炸了。

“哥们,你这是在用生命做直播啊,待会这姑娘要是发现了,非……以身相许不可。”

“我草,我也要去乡下,城里厕所太安全,压根就没这种机会啊!!”

“别侧面啊,正面来个……”

……

任他们怎么说,罗虎故意不拍正面,一是担心崔寡妇被认出来人家说他摆拍,二是怕尺度太大被举报。

而且他觉得这种若隐若现的效果说不定更引人遐想,能吊这些饿狼们的胃口。

崔寡妇尿了大概一分钟,从侧面能看到一股水流由弱到强,然后又由强转弱,最后她还故意抬高那丰满的地方抖了抖,引得直播间里狼声四起,礼物哗啦啦的飞。

到这里罗虎就点下了结束键,等崔寡妇去了。

不用说,就这短短几分钟时间,罗虎又收了六七千。

崔寡妇从茅厕出来后,就急急忙忙来看这次的战果,当看到账上又多出那么多钱时,竟忍不住掉下几滴泪来。

“这是干啥呀?这不是赚钱了吗,好事呀,干嘛还哭?”罗虎有些看不懂她。

她赶紧抹了泪,很勉强的笑笑:“不是,我没哭,我只是…只是觉得不容易…我这是高兴,谢谢你…”

说着她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。

罗虎赶忙抱住她,说实话,这女人心思他还真不理解,本来觉得有些不耐烦,可看她哭得稀里哗啦的又觉得心里微微的难受。

仔细想想,她一个女人家,刚结婚就死了丈夫,虽然还年轻,但在农村,想要再嫁就不容易了,如果不是他想出直播这个法子,想必她这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贫困的头衔。

这样想着,罗虎算是理解了一些,于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背,安慰道:“好了,别哭了,你看你那么漂亮,要是再哭可就不好看了。”

听罗虎这么一说,崔寡妇赶紧强忍住不再抽泣,只是刚忍了几秒,又长长的噎了一下。

她伏在罗虎怀里,声音很低,断断续续道:“虎子,我…我知道你有本事,是个好人,但我也…也知道,我只是个没人要的寡妇,等你有钱了,肯定就不会再要我了。”

顿时间,罗虎的心有种被割了一刀的感觉,她说的没错,她这种人太脆弱、太没有安全感了,就像风雨中飘零的落叶,命运似乎都寄托在别人身上,而他,就是那个她想要寄托的人。

也不知是出于怜悯还是什么的,那一刻罗虎真的很想,很想做一个站在她身后保护她的人。

“放心吧,崔锦,我罗虎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你既然跟了我,只要你真心真意,我也绝不会丢下你不管。”

罗虎道,这些话,他说得确实发自内心,没有一点虚情假意。

“真的,那你不嫌弃我?”崔寡妇抬起红红的眼睛看着罗虎,很是感动。

“当然,我也是穷苦出生,是孤儿,也不是什么高贵人家,天天在村里浪荡,也被人看不起,没有嫌弃不嫌弃的说法,再说你长得漂亮,就连那龟儿子王小利不也看上你么?别把自己看低了。”

罗虎道。

“王小利只是想占我便宜,你跟他不一样。”崔寡妇感叹道。

“这么想就对了,明天我们一起去县里玩,现在我有钱了,我带你去好好享受一下。”罗虎笑着亲了一下她的唇,不知怎的,对她忽然有了种说不清的感觉。

她也笑了,笑得很真心,也很美,这大概也是她丈夫死后她笑得最轻松的一次。罗虎年轻,头上那点伤,休息了一夜之后就没事了,甚至都没留下什么痕迹,他的恢复能力,那是堪称变态的。

罗虎和崔寡妇约好在大王村村头候车点会面。

第二天早晨,两人如约而至,到了村头候车点准备坐公交车去县里。

罗虎打算去了县里,肯定要在宾馆开个房间,和崔寡妇好好玩玩,顺带做个直播,真正开启财色双手之路。

除了他们之外,还有三人也在等车,这三人是一家子,分别是老王叔,刘婶和他们的女儿玲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