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就开始受不了,宝贝看着我是怎么要你的

时间:2020-02-15 16:00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 “研究啥?!”

老张当时吓的烟都差点掉了,他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幻听了。

但看韩蕊那张精致脸蛋儿上的羞赧就知道,他没幻听,韩蕊真要跟他研究‘性’。

望着满面绯红赧然的韩蕊,老张都有些急眼了,这玩意儿咋研究啊?

这些年除了做,他还真不知道有别的研究方式。

随后韩蕊就在羞赧中做出了解释,表示是医学院老师的作业,她也没人问……

听到韩蕊的解释后,老张这才了解,原来韩蕊不是要跟他做那个啊!

也不说好心中是轻松还是失落了,老张问道:“那你说吧,怎么研究?”

韩蕊掏出了手机,看了看手机照片上老师留下的调查方向后,她红着脸问起了老张,“那个,你平时跟女人做那个的时候,一次能做多久?”

问完这个问题,韩蕊就捂住俏脸,直感觉手都被烫到了。

她都不知道老师为什么要不知这种作业,可是没办法,老师自然有老师的道理,就跟老师有评定她挂科的权利一样,所以她只能按照老师的规矩和要求照做。

不过这个问题老张回答起来却是不那么困难,相反隐隐还有些骄傲,“俩小时吧!”

“啊?那么久啊?!”

韩蕊都被这个答案给惊住了,之前她给多个要好的女同学打电话询问这事。

有说自己男朋友十五分钟的,有说半小时的,还有说一个小时的。

但一个小时就算是同学答案里的极致了,根本没有人填写俩小时。

这会儿老张竟然爆出了俩小时来,这让韩蕊忍不住怀疑老张造假。

而她那种怀疑的目光,也让老张感觉到心里有些小不爽。

他很是认真的说道:“我真是俩小时,如果你不信的话完全可以……”

老张下意识的想说让韩蕊验证一下,可话到嘴边才反应过来。

文学

他怎么验证,难不成把韩蕊给推倒,然后俩人现在就开始啪啪个过瘾?

这显然是不现实的,所以老张连忙改口,“你不信的话就算了,反正我不吹嘘。”

韩蕊想了想,老张好像还从没说过大话,也不是说大话的那种人。

所以思来想去的,她最终还是选择相信了老张,继续写下了两个小时的答案。

随即在问到第二个问题时,韩蕊就感觉到更羞了,当真是没法说出口。

可是实在是惦记着挂科的事,所以她只好忍住羞赧如实问道:“老张,你那直径是多少,长度又是多少……”

老张这会儿是真懵了,他哪知道这个呀,谁会闲极无聊的拿皮尺去量那玩意儿。

不过他更好奇,“你们老师到底是怎么想的,怎么会让你们做这种问题?”

韩蕊也很苦恼,“我也不知道啊,可是老师就是让做,我们又不能不做,她真是的……”

在嘟哝声中抱怨了几句后,韩蕊将赧然的目光重新投向了老张。

“老张,你就跟我说说嘛,我都能忍住害羞,你有什么不好开口的,快和我说说吧!”

好吧,既然韩蕊想知道,老张也只能告诉她了,不过具体数值确实没有。

他伸出手比划了下,“大概这么长,这么粗吧,这是不冲动的时候。”

看看老张比划的大小和长度,韩蕊都忍不住的害怕了。

不冲动的时候都有近20公分长,这要是冲动的话……

下意识的低头看看自己身下,韩蕊吓坏了。这要是进去了,不得直接弄到小腹?

韩蕊总算是明白了,难怪每次做的时候女人都会啊啊的叫唤,原来是疼的啊!

又连续问了几个问题后,韩蕊终于翻页看到了最后一题。

看到最后一题后,韩蕊彻底傻眼了,也再也忍不住心头的那种羞。

因为老师在作业上布置的是,让每个学生都拍摄一幅关于异性那里的照片。

韩蕊都羞疯了,她上哪去弄那种照片啊,难不成去网上截图?

其实这还不是最尴尬的,最尴尬的是,她都没接触过成年男性的那里,这会儿竟然要拍摄。

单纯的在脑海中想想,韩蕊都觉得心里羞臊的厉害。

只不过这毕竟是老师布置的功课,所以不管她愿不愿意,都必须要做。

况且她是医学院的学生,见到人体是很正常的,所以老师的行为根本不过分。

只是真要说出口去拍老张那里,这、这……这让韩蕊怎么说出口嘛!

她一个清清白白的大姑娘,竟然主动要求拍人老张那里,简直尴尬死个人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