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着龙根停了进去_在厨房把我要得腿软

时间:2020-02-14 23:57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 呼……

老林长吐一口气,与黄嘉怡不同,苏楚韵已为人妇,久旱之地虽然得不到满足,但已经磨去了最开始的粗糙,手感比起未开封的黄花大闺女来细润的多。

加上黄杨又是个三秒废物货色,每次虽然有出入,但频率微乎不计,这就好比一台机器,每次擦一擦再打点黄油,相当于做保养。

黄杨在这方面是个废物点心男人,可在当保养员这份工作上,绝对最佳员工,把苏楚芸这娘们保养的当真是细细嫩嫩。

“老林老林……”

正当老林沉浸在这股不可多得的美妙享受中时,躺在床上的苏楚韵娇喘着连叫数声,声音急促也格外的大。

老林脸色一边,以为苏楚韵从旖旎中清醒过来,下意识就要捂住她的嘴。

虽然黄国庆向老林保证过,只要上了苏楚韵,后续的麻烦都交给他处理。

可黄杨毕竟是村长,在村里那是说一不二的人物,万一这蠢驴钻牛角尖要和自己拼命,那岂不是太不划算?

这人世间的乐呵事还多着呢,老林可不想和黄杨那头蠢驴玩命。

再说,就算黄杨被黄国庆压住忍气吞声当回王八,可苏楚韵要是叫起来,让村里其他人听见,那他老林还能在村里待下去么?

在这乡下农村里,这种事要是没人撞见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,但要是被人抓了现场,往后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,十里八乡是别想待下去了。

“老林,再用点力……”

可当老林刚把手拿起来,苏楚芸的声音陡然小了下来,像是和情人在耳边窃窃私语,怯生生中又待着女人特有的娇羞意味。

苏楚韵声音虽然小,但老林就坐在她旁边,自然听得清清楚楚,顿时两条发白的眉毛舒展开来,心头的紧张一扫而空,整个人变得眉飞色舞起来。

当即手指横挑竖勾面,多年积累的下来的丰富手法全力施展,在老林的摧残下,刚刚还只是嘤咛不止的苏楚韵,渐渐也进入了状态......

声音悠扬婉转,时而如同潮浪来临时发出的尖叫,时而如同沐浴春光之中的低吟,每一声都透露着释放内心最深处渴望的兴奋和喜悦

妖娆如水蛇的身姿从最开始的好无规则的扭动,也逐渐开始随着老林的动作迎合相交。

尽管这种事两人只是第一次,却如同相交多年的亲密爱人,配合愈发默契。

“楚韵妹子,你倒是好了,我可就难受了……”

老林也没想到苏楚韵居然这么能折腾,一番时间持续下来,他一条老胳膊酸麻无比。

最难受的是,他那儿实在涨得厉害,似乎有一头恶魔随时都会冲破束缚从中钻出来。

最后实在受不了,他决定也不管苏楚韵是什么反应,先用她把这股火给泄了再说,当即老林一拉裤绳,宽松的裤头滑落下来……

QQ截图20180710171957.jpg


咚咚咚……

可就在这时,门外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。

“楚韵,病看完了么,我来接你回家了!”一个男人的声音紧随其后。

突如其来的动静,顿时吓得老林一股子泄气,那儿瞬间变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来。

这声音他很熟悉,正是村长黄杨,苏楚韵的老婆。

眼下黄国庆不在,要是让他撞见屋内的情况,正值壮年的他还不打把自己这身老骨头给拆了。

“你在外面等一下!”

苏楚韵也从异样的刺激中清醒过来,并相比慌张的老林要镇定许多,整理了一下衣衫轻咳两声道:“老林说我身子骨气血弱,给我开两副补气血的药。”

说完,她春意尚未退去的双眼朝老林一阵眨巴!

老林顿时会意,提起裤子坐到小桌边上,随便拿起纸笔在上面写写画画。

苏楚韵则忙着收整凌乱的床铺,把湿透了大片的床单裹在了最下面,然后再去院子开门。

“你怎么脸红的这么厉害?”

门外,黄杨看着潮红仍未完全褪去的苏楚韵,神色间带着一丝狐疑。

“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?”

苏楚韵没有丝毫慌张,翻了个白眼道:“我之所以找这老家伙看病,还不是看他一把年纪,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劲!”

“那倒也是!”黄杨一听顿时乐了,心里也不疑有他。

此时,老林也胡编乱造了一张药方走出来。

看见黄杨,他努力装出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笑了笑,把药方交给苏楚韵后,再随意叮嘱了两句。

“老林,我媳妇儿这病就得多麻烦你了!”黄杨倒也大方,从钱包里抽出三张红票子塞给老林。

“应该的,应该的!”老林也不客套,径直收了下来。

反正这些年黄杨当村长,捞得可不少,这钱不要白不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