她的娇小含着他的肿胀,被男朋友扒衣捏奶头

时间:2020-02-14 12:20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不行不能这样啊,你赶紧放开我,我不要啊。”

苏美玲知道套子已经拿出来了,羞愧中她恢复了理智。

平日里她也是很有主见,在学生面前更是为人师表,怎么能这样?

“你……做梦……”

苏美玲情急之下,从床上抄起一本书,猛地朝着张伟的头砸了下去。

哎呀一声,张伟感觉都脑震荡了,脑袋里嗡嗡嗡不断作响。

苏美玲趁机掀开他,慌乱穿上自己的裤子跑走了。

“没想到你是个色狼!”

临走之前,苏美玲又用高跟鞋狠狠踢了他一脚,留下了一句:

“我可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!”

……

差一点酿成大错,苏美玲走后,张伟心里面一阵后怕。

他怪自己作为一个曾经的专业妇科医生,竟然差一点强了女病人,真的是不应该啊。

张伟满是自责,为了散散心,出门去了村后面山脚下的河边走走。

那边是村里女人洗衣服打闹的地方,运气好的话,偶尔能看到脱得光溜溜在河里洗澡的女人。

到的时候,已经比较晚了,夏天河边凉快,村妇们三五成群来到河边,洗衣服聊天纳凉。

文学

张伟找到一颗大树靠着坐了下来,借助浓密的树荫处偷看着河边的情况。

第一个跃入眼帘的女人,竟然是村支书的漂亮儿媳李娥。

李娥此时正弓着腰在河里洗衣服,月光打在她光滑的鹅蛋脸上,五官特别的柔美,大概是洗衣服累了,脸上泛着一层红晕,看上去娇艳欲滴。

从侧面上,两个鼓鼓的大雪山在月光下,隐隐约约勾勒出形状来,诱惑的张伟有想要冲上去,把手伸进去抓住的冲动。

李娥虽然已经为人妇嫁人,但是光彩动人的样子,确实很撩人。

她其实还很年轻,也才二十六岁,一双丹凤眼显得很迷离,好像在不断挑逗着男人一样,虽然她可能根本没有那个意思。

旁边还有几个村妇,一边聊着天一边洗衣服,可是张伟的眼里,只有李娥这个风骚的女人,其他人在旁边一比,全部都被她比了下去。

就在这个时候,李娥起身,一不小心摔进了河里去了。

“不好了,娥姐落水了!快把她救起来。”

其他人纷纷大叫, 跳进河里救人。

张伟也想冲过去,可是又怕被妇女们质问是不是在偷看她们,稍微犹豫后,那一边她们已经把李娥从河里面救起来了。

众人七手八脚按压着李娥的胸口,想要救醒她,可是按了好一会儿,李娥都没有反应,也没有吐水出来。

“不会是淹死了吧?”

有人慌了,有的都急得抹眼泪了。

另一个人用手在李娥的鼻孔外面探了探,说了一句还有气,可以要马上找医生来。

看到情况严重,张伟假装从路那边走了过去,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看到了张伟,几个女人都没有把他当成救星。

“张伟,你会看病吗?”

其中一个女人黄寡妇着急的问他,其他人也都用质疑的目光看着他。

要是在平常,张伟不会唐这趟浑水,他知道,村里面人其实一直都看不起他,背地里偷偷笑他是被医院开除才回桂花村的。

有人说他是医术太差被开除的,有人说他是猥琐女病人开除的,还有人说他脑子有病,总之这些人都没有把他当回事。

稍微犹豫后,张伟还是点了点头:“我会,我来试试呗。”

大家一看,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,只好让张伟试试。

张伟随即蹲在李娥面前,把手放在她的胸口上,立刻感受到一阵柔软和弹性十足。

随后他把李娥翻身过来,查看她的耳后,发现有一些伤痕,估计是掉进河里的时候,砸到了河里的石头或者其他东西了。

随后他再次把李娥翻身平躺,手压住上面,危急时刻,也管不了太多男女的顾忌了,他往李娥的胸口往下一按,做起了人工呼吸起来。

按了五六下,李娥的嘴巴里,吐出了一股股污浊的河水来。

“啊!醒了醒了!”

旁边的妇女们大叫着,每个人都很惊喜。

李娥增开双眼,看到周伟一圈人,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。

“张伟,没想到你这么厉害,我们真的小看你了啊,怎么按的啊,我们按了怎么没用呢。”

“额,这都是小儿科的基本功了。”

张伟嘻嘻笑了出来。

李娥经此一吓,花容失色,一头乌发不断滴着水滴。

花花绿绿的碎花裙子,湿了水,完全紧贴在身上,全身玲珑曼妙的曲线勾勒的分外清楚。

“是你救了我?”

李娥连忙感激了起来问感谢他。

“不用谢,镇上乡亲的,娥姐着了凉受了惊,还是先回家换身弄衣裳吧!”

张伟说的轻描淡写,感觉那些村妇看他的目光都不大一样了。

众人前呼后仰着把李娥和张伟送到了村里。

张伟救了李娥的事情很快传遍了桂花村,走到哪都有人热情地打招呼。

大家都没有再暗中取笑他被医院开除的事情了,张伟还有点不适应!

……

救过李娥的第二天,李娥突然找上小卖部来找张伟。

张伟心咚咚地跳着把她领到小卖部里面。

李娥今天穿着一件合体的红色衬衣。

张伟的眼睛直直地盯着她胸部,喉咙里咽一下一口口水。

“娥,娥姐,你咋来了?”

他紧张地结巴起来,这是她第一次主动来到他家。

李娥掩唇一笑,羞涩而又调皮地白了他一眼说:“姐咋就不能来你家啦?姐来是想让你瞧瞧病。”

李娥说着就扭动挺翘臀部不客气地坐在了炕沿上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