枭雄本色/几个老头一起要我 ,浪翁荡熄的幸福生活

时间:2020-02-14 05:45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张雨彤倒了一杯糖水递给我,我一口气喝了。

“小飞,事情我都听说了,婷婷当时拦着你,也是怕事情闹大,不好收场,你就别埋怨她了。”张雨彤说。

我冷哼道:“彤姐,你别说了,我心里有数,谁让我没钱没势没本事呢,打我的那人是陈总的外甥,打我是应该的。”

婷姐听到这话,眉头顿时一紧,美眸也闪动起来,歉意地说:“小飞,对不起,让你受委屈了。”

我饶了下手说,别,你没做错,用不着跟我道歉,我现在是不是你和陈泽华谈恋爱的负担?是的话就说出来,我们本来就没什么关系,你也用不着让别人知道你是我婷姐,从今往后还是做陌生人吧,我明天就搬出去住。

既然已经招人家讨厌了,我还有什么脸赖在这里不走?!

文学

“小飞……”婷姐的眼睛悄然间泛红。

张雨彤忽然打断她的话:“婷婷,小飞喝多了,你先去休息吧,等明天酒醒了,再和他说。放心,没事的,我照顾他。”

婷姐看了看我,最后深吸口气,转身去了卧室。

酒劲全部上来了,没多久我就失去了意识,等我醒来时,已经到了次日上午十点多,头晕得厉害,缓了一阵我才起来。

房间里面空荡荡的,婷姐和张雨彤都去上班了,洗了个澡,我就收拾东西,昨晚牛皮已经吹出去了,不走也得走。

结果,就在我拖着行李准备离开时,门忽然开了,接着婷姐和陈泽华走了进来。

陈泽华穿着西裤衬衣,身体笔直,将中年男性的魅力全都展现出来。手里提着一盒奶和几袋水果,看到我就露出笑容,说:“叶飞,我是为昨天的事情,专程来给你道歉的。不瞒你说,小军从小就那副臭脾气,谁说都不听,长大还这样,我们都很头疼。昨晚你走后,我狠狠地训了他一顿,我相信以后他再见到你,肯定不敢再乱来了。”

陈泽华事业有成,为人处事方面,也足够圆滑通达,我就是心里有气,也找不到发泄的地方。

再说经历了这件事之后,我似乎一夜间成熟了许多,踏入社会,谁会管你委屈不委屈,别人看重的,只是你有没有钱,有没有背景,如果没有,即便你被别人打死,也没有人可怜你。

这,就是现实社会。

我说陈总,昨晚的事情确实是我不对,哪能让你赔礼道歉,还麻烦你大老远跑一趟,太不好意思了。

陈泽华将东西放下来,笑着说:“叶飞,你虽然比刘军年轻几岁,可你比他懂事多了。只要你心里不记恨他就好,我麻烦不麻烦,都是次要的。”

说到这,陈泽华看了看我手里的行李箱,又问:“你这是?”

这时,婷姐也凝眉看着我。

我说:“在这里住了这么长时间,我想换个环境。陈总,那你们聊,我就先走了。”然后拖着箱子就往出走,婷姐想说什么,可话到嘴边,又没影了。

“叶飞,等等。”陈泽华忽然叫住我,“看来你心里还记恨昨晚的事情呀,这也不能怪你,换做是我,我也过不去这道坎。叶飞,其实我今天来找你,还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商量,夜宴酒吧ktv部还缺个领班,虽然是个小职位,但却少不了,我想来想去,决定让你当这个领班,你看可以吗?”

让我当领班?

我愣了下,淡笑道:“陈总,这算对我的补偿吗?”

陈泽华愣住了,显然没料到我会把事情说破,几秒后,笑着点头说:“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,但更重要的原因,还是我比较看中你这孩子,年轻人嘛,就应该多给点机会。叶飞,你不会不答应吧?”

我沉吟不语,目光滑过婷姐的脸,看到的是一双充满复杂味道的眼睛,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拨弄了下,有一丝隐隐作痛。

我说:“陈总,这么好的机会,我怎么可能拒绝呢,我在这里先谢过陈总了。”

首先我需要一份工作,再者我想看看,婷姐和陈泽华最后能走到哪种地步,所以我答应了,至于面子什么的,对一个没钱活下去的人来说,重要吗?

陈泽华点头说:“好,这样最好不过。那你先休息几天,等伤恢复得差不多了,再去上班。”

我说不用了,今晚我就去。

后来我依然拖着箱子走了,自己找了一间便宜的房子。

下午六点多,我去了夜宴酒吧,夏莉莉召集所有服务生,当众宣布了我当领班的消息。末了等服务生散尽后,夏莉莉笑着看着我说:“二十岁就当上领班,前途似锦呀,咯咯。”

夏莉莉穿着黑色的短裙装,美腿穿着肉色丝袜,打眼一看就像没穿似的。臀部微微上翘,丰满中不失弹性,腰肢纤细,胸部又特别饱满,将白色的衬衣撑得高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