嗯不要塞黄瓜太涨了bl_反绑双手吊乳虐乳小说

时间:2020-02-06 23:58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我紧张到了极点,心跳加速特别厉害。

嫂子整理好凌乱的衣物后!我和嫂子看着地上昏厥的男人,竟然是村长的儿子刘大彪!

嫂子看见他后,脸色当即僵住了,看着他面无血色,满脸是血,焦急的拉着我的手,“志远,现在怎么办?”

我很紧张,但不知为何,在嫂子面前我却表现很镇静,过去用手探了探刘大彪的鼻梁,有呼吸。

我说:“嫂子,没死,还有气……”

嫂子咬着唇角,深情的看了我一眼,不知担忧什么,拉着我的手,从稻草田里面就冲了出去,跟我回了我家。

回到家,爸妈刚起床,嫂子拽着我的手,在堂屋泪眼婆娑的将整个过程跟我爸妈说了。

爸妈听完后,都傻了,脸上挂着不安的表情。

许久,我爸说:“志远,刘大彪是村长的儿子,地痞土霸王,村里没少干恶事,这下可怎么办哟?”

“爸,我去省城找二爷!”我说道。

我二爷在省城很有实力,当时那种情况,唯一能帮我,只想到他!

爸妈赶紧去我房间给我简单收拾了行李,嫂子骑着电动车,载着我往县城跑。

文学

我坐在嫂子身后,手扶着她柔软的腰肢,一股迷人的香味扑鼻而来。

身上不自觉的有了反应,也不知嫂子有没有注意到,不知为何,大哥死后,我心底那种想法特强烈。

车上,我心底胡思乱想,想着大哥死了,嫂子成了寡妇,她那么年轻漂亮,以后我走了,在村里没人保护她,她该咋办?会改嫁嘛?

到了县城汽车站,嫂子停好电动车,替我拿着行李,送我上车,眼神泪眼婆娑,很是不舍。

看着嫂子眼中的泪花,我真想抬手去擦,但胳膊跟灌铅了一般。

“嫂子,别哭,我很快就会回来!”说完,我转身就上了汽车。

“志远……我,我……”嫂子怔在原地,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,滑落。

就这样,我跑去了省城,投靠了我二爷。

一周后,嫂子与我通电话,嫂子跟我说,刘大彪没死!送去医院抢救了回来,因为此事他也不光彩,所以也没去派出所报案,不过他已经放下话,要是以后看见我,会断我手脚。

电话里,嫂子的口吻很畏惧刘大彪,极力劝我不要回村。

当我把刘大彪的话带给我二爷的时候,他只是淡然一笑,我提议想回去的时候,他也没让。

就这样,在省城我一呆就是三年,二爷教了我不少本事。

可这三年里,每一天,我都在想她!

二爷终于也耐不住我的劝说,时隔三年,他答应让我回去。

坐上从省城回县城的大巴,沿路的景色,嫂子往日一幕幕性感迷人的身影浮现在脑海。

县城汽车站下车那一刻,我猛地吐出一口气,心中喊着:嫂子,我回来了!

站在村口的桑树下,看了一眼自家的菜园,赫然想起三年前,在稻草地里,看见嫂子那性感的身子,她依偎在我的怀里的情景,也不知现在嫂子如何?

提着行李箱,走进村,碰上了几个熟人,打了招呼,就朝着家门口走去。

正值盛夏,爸妈坐在堂屋,爸抽着旱烟,妈看着电视,看见我回来,都站了起来。

“爸、妈,我回来了!”我笑着过去,抱了抱他们。

我妈激动的眼泪都流了下来,走到我跟前,“志远,回来就好,回来就好,中午吃了饭没?”

我点头:“吃了,我到嫂子那看一下。”

放下行李箱,也没管我爸妈,立马转身就朝着邻居婶婶家走去。

走到门口,木门紧闭着,抬手敲了敲门。

“谁啊?”从屋内传来一声性感,柔美的声音。

“是我,志远……”我回应。

嘎吱!

门刚被打开,嫂子比三年前更美,更风韵了,白色背心,傲人的上身,皮肤白嫩细滑,一双修长白嫩的长腿,脚趾丫还涂抹了丁点红色,我实在忍不住,吞了口口水。

“志远!”嫂子看见我后,眼神一亮,赶紧闪身让我进门,嘴角两个酒窝特迷人。

我被嫂子邀请进屋,坐在床榻。

嫂子柔情的眼神一直在看着我,“长高了,身体也比以前更加壮实了,三年不见,志远都变成一个男子汉了嘛!”

我被嫂子说的脸红,定眸,嫂子比三年前更成熟,更有女人味,一颦一笑都特有气质。

嫂子说完,在我对面坐下,修长的一双美腿,白的没一点杂质。

“嫂子,这几年你过得好吗?”我询问。

嫂子并起白嫩的膝盖,杏眼瞄了我一下。“还行吧!”

我点头,从她的眼神里,突然让我觉得她好像有些许心事,这让我想起一直纠缠她的刘大彪。

“嫂子,这三年,刘大彪没来骚扰你吧?”

嫂子微微摇头,咬着唇角:“骚扰倒是没有……”

我点头,外面爸妈在喊我,正起身打算出门,嫂子也站起身,见我的领口有点脏,她拿起毛巾替我擦拭了一番。

目光对视。我发现嫂子的脸慢慢红润起来。

看着她的脸色,我浑身开始热起来,看着嫂子打扮的如此性感魅惑,心底深处涌现出一股冲动,想要拥有嫂子,给她最好的生活。

走出嫂子的房间,从方才的谈话,及嫂子的打扮,我能感觉嫂子似乎有心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