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贝好甜多喷点|和两个男人玩3p好爽

时间:2020-02-07 23:39       来源: 网络整理

燕红下意识地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在唇边一勾。

我脑子里“嗡”地一声响,眼睛顿时就直了。

燕红这番动作简直是要了我的命。

先前就被芸嫂子给闹起了火,这会儿再被她这么一勾,我仅有的理智顿时崩溃成渣。

在内心欲望的叫嚣下,我情不自禁的低下头,对着对方刚刚舔过的唇亲了上去。

双唇相触的瞬间有股电流穿过。

燕红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,眼里满是惶恐。

而此时的我早已被那柔软的触感搞得意乱情迷,心里止不住的想要更多。

我一手抚摸着对方的身体,一只手托在燕红的后脑,辗转着想要加深这个吻。

但是我却在这时候尝到了一股淡淡的咸味,好像是眼泪的味道。

眼泪,我愣住,难不成燕红哭了?

文学

我抬头一看,可不是吗?

对方双手抱在胸前,瑟缩着,瞪着眼睛咬着唇,像一只受惊了的小鹿般,满脸惶恐的将我看着。

我如遭雷殛一般脑子顿时清醒过来,猛地从燕红的身边弹开,手足无措地看着她双眼紧闭,豆大的泪珠不断从眼角滚落出来。

“我,我,燕红我,对,对不起!”

我结结巴巴地说着,不敢再多看她一眼,生怕那双美丽的大眼睛睁开之后,里面会盛满对我的失望和控诉。

连手电都来不及拿,我拔腿就跑,冲出燕红家院门的时候,似乎隐约听到身后传来一声“小哲,别走……”,可我已经彻底慌了神,以为是自己出现了幻听,连头也没回,就这么跌跌撞撞连滚带爬地跑回了家。

回到家里,屋子里空空荡荡的,芸嫂子早就不见了踪影,我一头扑在床上大口喘着气,心跳快得像是要随时蹦出来一样。

“韩哲,你真是个畜生!你他妈跟那个林二狗没什么区别!”

我的脑海中不断回放着燕红那张梨花带雨的脸,心里把自己骂了个狗血淋头,可躁动的身体却牢牢记得燕红那香软的女体在我怀中颤抖的感觉,记得每一寸肌肤在我手下变得滚烫,像是要烧进灵魂去的感觉,记得那张温软香甜的小嘴儿和唇齿相交的感觉。

“操!”

我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蹦下来,连衣服都没脱,直接跑到院子里用瓢舀着水缸里的水就从头上淋了下去。

即使是在盛夏的夜里,那冰寒沁凉的井水还是刺得我接连打了好几个寒噤。

可是这个举动并没有让我体内的燥火平息下来。

当天晚上我还是做了梦。

梦里燕红穿着芸嫂子的那件肚兜,含羞待怯的坐在床上看着我。

我直接走过去将人扑到在床上。

就在我忘情的想要亲吻燕红的时候,却发现身下的人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芸嫂子。

我一个激灵顿时就醒了过来。

全身还残留着梦里面的感觉,意犹未尽,而我的身下早已经湿了一片。

想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后,我烦躁地耙了耙头发,暗自骂了声操。

这才刚回山村几天,就接连招惹了芸嫂子和燕红,这接下来的日子,怕是要不消停了。

兀自懊恼了阵子,我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天空刚刚泛起鱼肚白,不是很早,却也不是很晚。

再睡已经是不可能了,我索性起身去拿药篓,原本就打算今天早起进山采药的,爷爷年老体衰,已经有很久没有进过山,诊所里的存药不多了。

从山下的小路顺着往上走,我一边走一边采,因为不赶时间,所以走得也格外慢,四周细微的声音陆陆续续的传进耳朵里。

当初从村里出去之后,在一家医院里面找到了一份工作,结果有一次医院失误医死了人,家属闹的厉害,医院就要我背锅,工作就丢了,相交多年的女友也跟我分手了,我精神受到刺激,过马路的时候还不小心被车撞了……

不过说来也神奇,我当时本来我还以为我死定了,结果我居然奇迹的醒了,醒来了不说,还多了项异能,可以听见很多别人听不到的东西……

虽然不知道我会什么能活下来,更不知道那项异能是怎么来的,但是管他呢,既然活下来了,就先活着再说。

想到这里,我叹了口气,索性停下脚步寻了块大青石坐下来,也顾不得露水打湿衣服,从怀里掏出一块馍就着腌菜就啃了起来。

林间传来一阵“悉悉索索”的声音,我顿时警惕地打量起四周,手里攥紧了劈路用的开山刀。

山高林密,难免有野兽出没,若是撞上晨归的野狼或是豹子,那我可就有苦头吃了。

我顺着声音悄悄走过去。

草丛的动静越来越大。

我高高举着开山刀,寻思着待会儿不管出来什么都要一刀劈下去。

但是草丛扒开,看清楚里面的人时,我不由得愣住了。

一身灰色的袄子,瓜子脸大眼睛,来人不是昨儿个到我房里准备生扑我的芸嫂子又是谁?

或许是我拿着开山刀气势汹汹的样子吓到对方了,对方往后退了两步,不幸摔倒在地,惨白着一张脸看我。

我赶紧收了刀子,解释道:“嫂子对不住,我还以为是什么山野猛兽呢,”说完为了缓解尴尬,我又补充了一句:“嫂子这么早上山来干什么?”

芸嫂子似乎也有些不太自然,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草屑低着头道:“也没干什么,就是来采点草药混口饭吃。”

她说完我这才注意到她旁边还有个篓子,篓子旁边有把小锄头,还有几根新鲜的草药,显然是在这儿有一会儿了。

两边说完话,一时安静下来。

因为昨天的事情气氛有点尴尬,我清了清嗓子,说了句“那嫂子你慢慢挖”转身要走。